第四百零七章 火与刀

长安四象 玉楼银海 2489 字 15天前

都到了这个时候,妖道居然还有心情搞这些有的没的。

刘冕六神无主,不知道如何是好,文伽已经和玄一达成了某种共识,两人都在等待下一个重要的时刻。

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,空气凝固了,周遭都寂静了,虽然他们已经过招数次,但是玄一有一种感觉,其实,真实的时间流逝,并不像他感受的那么长。

或许也就只有十分钟?

最长不超过一刻钟,也就是说,护卫们不过来帮忙,完全是有可能的。

他们的收尾工作,结束不了这么快。

而他们这边的打斗,老实说来,也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。

就在他胡思乱想的这个当口,呼呼一阵小风掠过,噗的一声,又是一刀!

这一刀,正是落在文伽的身上。

她秀美的臂膀,顷刻之间就落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,幸而文伽穿的衣服比较厚,所以才没有血水喷出来。

文伽身子一歪,却没有倒下,她略微后缩,玄一的手臂就打在了前方。

就是这个时候!

砰砰……

随着两声闷响,文伽的眼前腾起了一阵烟雾,这是玄一手中的弹丸击发之后一定会出现的景象。

这事还没完,因为,这次弹丸击发的时候,出现的景象和以往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。

啊……

来无影去无踪的竹笙,居然跌倒在地,身上满是火苗!

火!

怎么会有火的,文伽盯着他身上窜起的火苗,满心疑问,她看向妖道,他亦专注于竹笙的行动,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。

怎么会出现火?

她明明记得,此前几次他使用这弹丸的时候,明明只有白烟,并没有火苗的,这一次是怎么回事?

难道,他改进了弹丸,还是说,这弹丸还有许多种类?

那火苗越窜越高,竹笙的叫喊越来越大声,然而,很显然的,竹笙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。

他挣扎着站起,就在他眼前,小院的一角有一处假山,假山的边上有一坛水。

虽然这里荒废已久,也没有人打理,不过,凭着自然的降水,水坛也没有完全干涸。

水还是有一点的,完全可以把火熄灭。

“你们……”

“你们究竟是用了什么招数?”

“等我,等我!”

他一步又一步的向着假山旁的水坛走过去,烈火之中的竹笙,让文伽整个人陷入了愣怔。

究竟为什么会有火?

竹笙又为何会最终现身?

一切的一切,仿佛都和眼前的男人有脱不开的关系。

就在刚刚,两人唇耳相接的时候,看似他是在交代最后的话语,实际上,那喃喃低语之中,还夹杂着下一步的计划。

“待会我放弹丸,你伺机进攻。”这是玄一的话,文伽轻皱眉头,很是不解:“你的白烟弹丸根本挡不住竹笙。”

“他也不会现身。”这是徐文伽的奉劝。

“别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
两人迅速分开,文伽依然还是没有明白他的意思,没办法,她又不知道张玄一还藏着什么样的后招。

只能尽量卯足了精神,时刻准备着,抵抗着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会出现的危险。

直到竹笙身上窜出火苗的时候,她才意识到这才是他所说的办法。

确实厉害,文伽瞥了他一眼,想要弄明白他是如何把只能放烟的弹丸变成能够冒出火花的弹丸的。

玄一却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,他一直都在关注着竹笙的一举一动,看到他向着水坛走过去,连忙大喊:“文伽!”

“快!就现在!”

长刀出鞘,文伽略一腾身就窜到了竹笙的身后,径直一刀,贯穿了胸肺!

竹笙顿时就动弹不得,整个人仿佛是挂在了长刀上的糖葫芦一样,有那么一刻,时间静止了。

空荡荡的场院之中,四周都没有一个人影,只剩下了呆立的两人和突前的文伽。

那本来也可以算作是一人的竹笙,现在正艰难的喘息着,他的头微微晃动。

玄一觉得,他的上半身也在随着头部运动在艰难的向后移动。他是想转过头来看看吗?

问题是,他也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了。

文伽的这一刀,捅得相当用力,长刀的刀尖可是从后背直接插入,从肚皮的另一端穿出的。

穿出的这一端,血滴子颗颗下坠,这种情况下,竹笙若是还能回头,还能继续争斗,才有鬼哩。

是以,玄一也没有再上前,只看着文伽和他对峙,到了这一步,确实也不需要他再插手了。

若是换到其他人的身上,张玄一自然是不会这样袖手旁观,就算是他想这样做,热心的刘冕也不会让他这样做。

可面前的是徐文伽,是一位武林高手,这个时候,他上去帮忙,反而是对文伽武艺的亵渎。

当然,虽然没有上前帮忙,张玄一也一直都是警觉的,文伽顺利捅刀之后,他就拉着刘冕渐渐靠近,只是速度比较慢,脚步比较轻。

两人相互照应着,不时还看看周遭的动静,以防有陌生人闯入,搅了局。

还好,这一刻,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过来,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,这让他们几个可以在这一方小小的场院之中,自由发挥,真是不容易。

文伽猛地抽刀出来,整把刀上鲜血淋漓的,文伽也丝毫不在意,只把它放回刀鞘中。

竹笙轰然倒地,口角边缘亦有鲜血流出,玄一凑近了些,见他瞳孔都在发散。

一股命不久矣的样子,不论是他还是竹笙,现在都在思考一个问题。

这位传奇的老人,一生都在算计的阴谋家,怎的就会死在这样的地方?

被徐文伽这样一个小娘子,以这样平淡的,一点也不轰轰烈烈的方式杀死。

实在是太不可思议,太屈辱了。

玄一相信,死在文伽这样的小娘子手里,对于竹笙这样老谋深算却又自负非常的人来说,一定是相当难以忍受的。

他梦想的,或许还是和朝堂上的大臣真正过招,那目标,至少也应该是狄仁杰这种类型的。

而现在,他已然丧失了这样的机会,不但是不能战胜宝座上的那个恶毒的女人,就连狄仁杰这样的大臣都没有办法与之交手。

这一刻,玄一竟然有几丝同情他。

到底也是奋战了一辈子的人,竟然会倒在他这样的外来户手里。

“竹笙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?”面对弥留之际的老人,他似乎也就只有这一个问题了。

是他最感兴趣的,也是最急于知道的。竹笙的嘴角鲜血继续涌出来,让他的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。

“别白费心机了,我什么也不会说的!”气息奄奄的话,却还是充满了威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