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拿别的女人和你自己比。她们不配。”慕亦寒想起来,的确是有这事,但是,实在是想不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。

“你好霸道!”封旖搂着慕亦寒的脖子,小脸在他的脸颊上蹭了蹭。

“我看,你是不想吃饭了。”

“我想!我想!”

“别动,我喂。”

“我都长大了,不要你喂了!”

“小时候都是我喂的,长大了,也一样。不过,长大了,也有一些不一样。”

“什么不一样?”

“小时候,只能我喂你,而你不能喂我。”

“不,我可以喂你的呀!”封旖眨着乌黑明亮的大眼睛,一脸天真。

“你想喂我吗?”

“想!”封旖正想拿着勺子享受一下投喂的乐趣,没起到,接下来发生的事,把她都吓傻了。

“不,小寒哥哥……我不喂你了,还是你喂我吧!我们还是先吃饭吧!”

“不冲突。”

……

盛聿泽把谢澜欣接回住处。

谢澜欣洗完澡,就急着来到客厅。

“阿泽,你能联系上你爸爸吗?”

“一直都是爸爸联系我,他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联系方式。”

谢澜欣的脸上,闪过一丝失落,“没事,没事,只要他还活着就好。”

她抬起手,抚着盛聿泽的脸颊,“对不起,妈妈当初实在是没有办法,才把你交给别人!妈妈怕你留下来,还会遭到别人的迫害,你还太小了。”

“妈,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,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。我已经拿回盛歌的股份,接下来,就可以夺回盛歌的控制权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没错,我会把国外的资源分一些给盛歌,相信,用不了多久,就能恢复到以前的盛况。”

“太好了,太好了!”谢澜欣感觉,又看到了希望。

这十多年,她一直在牢狱中度过,她的父母也相继离世,只有一个不堪大用的弟弟,谢家早就没落了。

现在儿子一回来,就夺回盛歌,她的心里怎么能不激动呢!

“妈,你去休息吧,我还有些事情,要去处理。”

“咱们以前的房子还在,就是太久没有住过人了,我让人重新装修一下,咱们还搬回老房子。”

“好。”

谢家的宅子都被抵押了出去,还好,当初的婚房,是在盛池航的名下,如今归谢澜欣所有,才保住了。

盛聿泽来到地下车库,准备启动车子。

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

“你需要的资金,我已经全部都准备好了,你回来第一个目的,就是让容家破产!然后,才对付费言琛,明白吗?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盛聿泽回了一句。

放下电话后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厉。

容家破产,在他的计划之中,他也不会放过费家!

他才不会按部就班,既然他回来了,就按他自己的计划来!

费家不是要和封家连姻了吗?

到时候,容家,费家,封家,必定会齐聚一堂,只要他成功,这些人不可能有一个人活着走出来!

……。

温知夏把婆婆从云城接到她的公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