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 奇葩王半仙 紫鸢遇袭

一竹封天 山海忘语 3734 字 4天前

二位道兄,此事押后,在下想请两位道兄帮个忙。

叶兄请说,二人兴奋至极,这一趟囚天宗之行可谓是收获满满啊。

不仅收获了大量的凡兵,加之零零碎碎珍惜灵药不少。

最重要的是竟然收获了天级功法,这等逆天的机缘,可不是别人能有。

左轮脸和李欲欢脸上露出炽热的微笑。

叶兄有事尽管吩咐,我二人定当尽力去办,拿人手短。

和我一切进来的三人,最小的是舍妹,其余两人是在下好友。

这试炼随机打乱,以至于我们分散各地,所以我想请两位道兄,帮忙寻找一番,叶天拱手道。

叶天别这样,名义上你还是我们二人的上司,有事你吩咐就行,二人调侃道。

好,那就麻烦两位了。

那我们一线天光幕外汇合。

说罢,叶天双脚在地上轻点,纵身跃出小屋,向着远方奔去,留下一脸严肃的二人。

二人看着背影消失的叶天。

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,连天级功法都随手拿出,这等魄力和底蕴。

哈哈,李兄,说不定这是我们这一生最大的机缘啊,左轮看着李欲欢的双眸。

冥冥之中,有一种呼唤在告诉他,一定要抓住眼前之人。

幻羽浮岛之上,殿宇之前,满地狼籍,废墟遍布,大地龟裂,狼烟肆掠,惨不忍睹。

不少试炼者经过,无不好奇,能惊奇此番大战,定是出了了不得之物。

诶!如此宝地,可惜了,看着琳琅满目的,土木翻飞幻羽浮岛上,囚天宗外门弟子居住之所,许多宿舍洞府,被轰为废墟。

试炼者不经感叹,如此仙境之地,可惜了。

远处蛛网状的深坑内,“咳咳咳,一道身影身影,咳嗽,发出声响”。

“啊,好痛,啊噗,一口鲜血溢出。”

“啊,是谁!王腾仰天嘶吼。”

煮熟的鸭子,就这样飞了,赔了夫人又折兵,自己的芥子戒和天璇剑都被拿走了。

芥子戒内有三部地阶功法,几十万的灵晶源石,还有在藏兵阁内搜刮的数百柄凡兵。

加之在囚天宗内踩在的灵药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一声声愤怒道极致嘶吼自神坑内传来。”

走,赶紧走,极为试炼者,极速离开。

到底是什么东西砸道自己,王腾想不明白,别让我逮着你,否则我王腾定叫你碎尸万段不可。

王腾那叫一个恨欲狂。

“紫荆浮岛,一座光华环绕的浮岛,想一座微型大陆一般。”

一环形扶梯之上,崇山峻岭,云雾缭绕。

此处峰峦叠翠,随处可见的氤氲。

崇山之间,隐没的殿宇若隐若现,露出一角,裹挟着岁月的气息。

紫荆阁,对应紫荆浮岛。

只见紫荆阁的方圆千米之内,紫色的紫荆花遍布,没得不可方物。

这些紫荆花,活了不知多久,经历了不知到少岁月。

苔横上阶绿草色,草色入帘青。

紫荆花树上常年积攒的尘埃上,长出了绿油油的青草,为孤寂的紫荆浮岛增添了一丝生色。

一颗巨型紫荆花,花团锦簇,葱郁的枝蔓开出繁茂的枝叶。

一枝丫上,一男子双手腹背,俯瞰着紫荆殿宇。

可惜了,如此繁花似景的圣地,不过带着红色的紫荆殿宇应该很壮丽吧。

一男子,伫立在巨型紫荆花树上。

“咻咻,两道身影,从巨树下脚步轻点,快速跃上男子所在的枝丫,单膝跪地,拱手,面色神然道”。

见过二公子,男子生阴平静得让人有点害怕。

你要叫我公子,

起来吧,查的怎么样了,男子问到。

回公子,这紫荆大殿四周都已查探完毕。

出殿宇正门,并未有其他出口,一男子恭敬道。

那小女孩出殿之后,只能从正殿出来。

我们只需守株待兔,以逸待劳即可。

好,你们两给本公子守住紫荆浮岛的山门,任何人不准踏入。

“是”,公子。

两人飞身月下枝丫,朝着山门而去。

“顶级天骄,紫荆浮岛的传承是我魔衣的,天涯海阁也是我的,魔衣双眸阴冷,寒光乍现。”

阴深的山谷内,阴风凛冽,似一柄柄猎刃一般。

一块墓碑之下,一个肚子圆滚滚,穿着破烂不堪的道袍,蜗居在墓碑之下。

肚子跟一球似的。

“诶!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邪魂竹了,这么难以炼化。”

不过这等奇物,此生都难得在遇到一次,的在吃点,吃够本,王半仙摸着圆圆的肚子,手里还拿着两节,闪耀着邪恶力量邪魂竹。

这个死阵灵,自己一向得意的望气术在这里居然失灵了,否则本道爷,一定要好好问候一下你们囚天宗的老祖。

到处是恐怖的地势,阴气密布,一看就就知道你们囚天宗每一个好东西。

怪不得出了那般不讲道理的恶阵灵。

还说不到爷天资不行,我吃,我吃,我吃光你们囚天的邪魂竹,一棵都不给你们留。

异度空间内,茅屋之前,老者坐在院落内,品着苦丁茶,一道能量实体化的人影坐在对面。

二人目光,都看先天空,只见试炼者的身影不断在浮现放映。

这死胖子,身在福中不知福,还敢骂我,阵灵嘴都气歪了。

这小子从踏入囚天宗范围内,嘴就很碎,对自己的咒骂更是没听过。

要不是看在你是他的传人且修炼了望气术的份上,我囚天宗的祖地,岂是你这等小儿能踏足的。

“哈哈,千星,你都活了几十万年,怎么还跟一个小子计较这些啊,囚天老人的残灵,调侃道。”

不是,这家伙太过分了,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阴风谷祖地,如此绝佳历练之地,不知道把我,真是白瞎了望气术了。

那家伙沉沉寂了怎么久,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玩意儿,当传承者。

“他来过,是吗?”

囚天老人给人如沐春风,一个很温暖的老人。

来过,突然出现在阵心之中。

“他是真正的大毅力者,在这诸天万域,能让他有所忌惮,估计也就只有那些见不了光的家伙了。”

“圣主,他真的那么强吗?”

连你都称赞,能得到你称赞,可是不多啊。

“强,很强,比起当初的我都不弱了”。

他的望气术已经修道极高的境界了,当世能做起对手,屈指可数。

他的存在,能镇压人族的气运,倘若那天突然消失,那么人族化为万族的血食的一幕幕,怕是要重新上演了。

我推演了三个小家伙命格。

哦,怎么样,阵灵千星来帮问到。

除了那个叫紫鸢的小女孩,叶天和王半仙的浩淼蒙蒙泷泷,始终无法看清。

那小女孩是他的后人,他的后人岂会弱了。

大世来临,我人族这一世注定是龙兴。

诸天万域各族的气运都集中在这一世,每一族都有逆天的天骄鬼才镇压气运。

那些见不得光的,等的就是这一世。

有点惋惜,这样的大世,我注定是看不到了,老者抬头仰望苍穹。

八极天梯浮岛之下,一道道身影快速在林间穿梭,你跑不了的,声音不断从后面传来。

“哈哈,想跑没那么容易,交出传承,交出皇者之晶,我可以饶你一命”。

紫鸢在密林快速奔袭,身上血液不停跌落,散落在林间的枝叶上。

树林茂密,是时不时有着巨树被击倒,惊飞密林的鸟雀。

糟了,挺不住了,紫鸢脸色惨白,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面部依然蒙着一紫色纱巾。

身上的长裙染血,一个个被割开的伤口。

紫鸢快速奔袭,阳源丹不要命的往嘴里吞,来不及快速炼化。

得想办法甩掉他们,不然,在跑下去,不用等到他们动手,我自己就已经自耗而亡。

紫鸢身轻如燕,脚尖在枝叶上轻点。

“宏少,一个聚星境初期而已,星元早就应该耗尽了,怎么能跑得这么远。”

五人的身影速度极快,极速向着紫鸢追击而去。

拓跋宏,手中的双锤,不断轰击出去。

紫鸢的身体不断闪躲。

姑娘,我念你天资不凡,留下传承和皇者之晶,我放你离去。

否则今日你必死无疑。

紫鸢未语,依旧极速,向着远处崩袭。

拓跋宏恼怒,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若不是看在传承上,能让你逃下八极天梯。

我先一步拦住她,你们四人四面包抄,一定要将人给我拦下来。

记住切不可伤其性命,谁若影响我取传承,“死”。

说罢,拓跋宏魂元涌动,后背之上,像是生出一对羽翼,脚尖所点的枝丫,在厚重的后座力之下,化为废屑,能量光圈闪动。

拓跋宏向一道光一般极速飞去,很快与四人拉出距离,将四人远远的甩在后面。

“糟了”,紫鸢亦是感受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拓跋宏。

紫鸢一个闪身,跃上树梢,手中的长剑横呈。

体内的星元自气海的快速流向四肢百骸,自从改修叶天所给的天水诀后。

自己的星元质量越发精纯,对水元素的领悟也增进不少。

“水龙炮,翻江”,紫鸢长剑横指,一道水龙祭出,飞天向着拓跋宏而来。

拓跋宏不屑,右手持锤,生猛的砸向水龙。

黑色长袍迎风扬翼。

一道道能量,冲击出去,四周的树木瞬间拦腰折断,倒塌散落四方。

拓跋宏的身影极快,瞬间穿越战斗圈,临近紫鸢。

紫鸢孱弱的身躯,摇摇欲坠。

终究还是挡不住,无法脱身。

只见一只巨大手掌穿过挡在胸前的长剑,一掌击在紫鸢的左肩。

紫鸢的身体,向断了线的风筝,极速向后倒飞出去。

孱弱的身躯直直的,撞击在一颗巨树上。

强大的冲击力使得巨树,枝蔓摇晃不已,漫天的枝叶散落。

紫鸢的身体,从树腰中部掉落,紫鸢半空一个折身,这才平稳落地。

紫鸢单膝跪地,涌上心潮的鲜血抑制不住,喷吐而出,染红了紫色的面巾。

额头的长发散落。

姑娘这又是何必呢?一道身影自高天缓缓落下,黑色的长袍迎风飘扬。

手中的灵兵巨锤被其收入气海。

“交出皇者之晶和传承,面色皮肉之苦,拓跋宏没有拖泥带水,直指目的”。

四道身影瞬间跃来,落在拓跋宏身后。

紫鸢抬头看着五人,并无惧色。

“楼主”。

不知怎么回事紫鸢此时脑海并没有对死亡的畏惧,脑海莫名浮现叶天的身影。

嘴角不由上扬。

“姑娘这是笑什么?”

拓跋宏双眸不善,隐隐透露出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