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6章 常年卧榻阁主vs报恩死士少女 4

“有,父皇年轻的时候一直驻守边关,受了很重的内伤,导致他修炼受阻。”南宫弦眼里闪过一抹笑意,温声道。

本以为小姑娘心思太过单纯,担心她在明日的宫宴上落人把柄。

没曾想,这个单纯的小家伙,也有聪明的一面。

如此一来,他的担心,倒是显得有些多余了。

“好的,笙儿明白了。”余笙狡黠一笑,“大哥哥,我能去你的药田采药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有药田?”南宫弦惊讶的看着余笙。

要是没有记错的话,他似乎并未提及药田的事情。

余笙闻言,深吸一口气,“出入王府,笙儿就闻到一些似有若无的新鲜药材的香味。

本以为是大哥哥新买的药材,就没有多做询问。

可是,一连几日,各类药材的药香不减反增。

而且越是靠近后院,各种药材的香味就越发明显。

所以,笙儿斗胆猜测,大哥哥一定在府内种植了一片药田。”

南宫弦闻言,不禁大笑,“哈哈哈,笙儿真聪明!”

“管家。”

“老奴在。”

“你带笙儿去一趟药田。”南宫弦看着管家,冷声道。

“是。”

管家领命,丝毫没有多问。

王爷平日里虽然看起来如沐春风。

实际上,只有他们这些心腹知道。

王爷骨子里,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。

余笙在管家的带领下,去了后院。

而南宫弦,则是一个闪身,消失在頔王府。

-

天机阁

“陶小姐,我们阁主不在,您请回吧!”管家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位绝色妖娆的女子,心中有些无语。

这,已经是第六日了。

陶小姐每日都来天机阁寻找阁主。

可他们阁主,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吗?

“管家不必为难,你大可去忙自己的事情,本小姐就在一楼看书,如果阁主回来,还请知会一声。”陶韵诗盈盈一笑,柔声道。

“这……”管家为难的看着陶韵诗,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就在陶韵诗打算将自己或许能够为天机阁医治的事情吴仪透露,却见一个绝美非凡的男子,从门口款款而来。

一时间,陶诗韵脑子一片空白,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
“帅哥啊!”陶韵诗双眼发亮的看着男子,眼神极致痴迷。

“……”南宫弦眉头一蹙,朝着那道让他不悦的目光看去。

这一眼,南宫弦隐隐有些晃神。

此女子,不同于余笙的单纯甜美。

妖娆的身姿,举手投足之间的风尘,和那勾魂夺魄的狐狸眼……

无时不刻不再释放她的魅力。

这样的女人,无疑人间尤物。

是男人最是欲罢不能的类型。

可是,不知为何。

看到这张脸,南宫弦就忍不住厌恶和绝望。

这……

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南宫弦不明所以。

陶韵诗一开始并没有将南宫弦认出来,因为今天的南宫弦,神采飞扬,满面春光。

看起来,心情似乎很好?

这与平日里她所了解的喜怒不形于色的頔王判若两人。

所以,当南宫弦突然凤眸微眯,眼含杀气的盯着她时。

她这才突然回神,将眼前的这名男子,与之前在宫中匆匆一瞥的頔王融合。

“臣女见过頔王殿下。”陶韵诗急急忙忙的福身道。

没想到,这个在书中性格温和的人,也有这么多不同的一面。

“……”南宫弦未曾搭理眼前的女子,而是将视线看向管家。

由于自家主子与頔王情同手足的关系,所以管家对頔王颇为了解。

当下作揖行礼道,“草民参加王爷,此女是丞相府庶五小姐,近日以来,每日都来到天机阁求见主子。”

管家的一席话,让南宫弦顿时明白此女的身份和来此的目的。

当下,脸上的不悦转而厌恶。

总是有这么一群人,明知道天宁身患重病,却还是带着让人恶心的目的,不知死活的打扰天宁的清静。

想到天宁那骨瘦如柴的身体,南宫弦脸色更加不好看,“从今日起,天机阁不允女子入内。”

“是。”管家闻言,心中一喜。

他就知道,頔王一定会为他们公子做主的。

他早就厌烦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陶家五小姐了。

“頔王,你凭什么不让女子来天机阁?你这是歧视女子吗?”

陶韵诗本来心中还非常高兴。

觉得今天虽然没有见着天宁,但是偶遇南宫弦更是天降大饼。

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搭讪,却突然听到南宫弦所下的命令。

心想:正中下怀。

她就不相信,凭借自己的容貌,和与众不同的言论,还不能引起南宫弦的兴趣?

一个男人,一旦对另一个女人产生了兴趣,那么……

“歧视女子?嗤!”

南宫弦冷笑一声,目光幽深的盯着陶韵诗,“若女子只是来看书学习的,那天机阁自然欢迎。

可是,天下人皆知天宁身患重病,常年卧榻。

而你却几次三番不顾管家的婉言拒绝,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天宁休息。

其为达目的不罢休的作风,让本王叹为观止,心生厌恶。

所以,为了天宁的身体健康,本王无奈,只得出此下策。

相信,但凡知书达理的贵女们,绝对不会因此而认为本王是歧视她们。”

南宫弦的话,原本心中有些不悦的贵女们,纷纷表态。

“王爷严重了,臣女明白王爷此番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为了‘公允’二字。我等体谅天公子的难处,绝不会因此心生不满。”

“对呀对呀,此事本就与王爷无关,又如何能够责怪王爷呢?”

“就是,明明王爷今次下令,是为了给丞相府留一丝脸面,却被陶五小姐误会。”

“说起来,咱们也算是被陶五小姐所连累。没想到,陶五小姐不但不心怀感恩,还想将天下女子都拖下水,做她的垫脚石。其心可诛。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七嘴八舌的发表自己的看法,陶韵诗一张脸青白交加。

她本以为自己的言论一定会让一众女子产生共鸣。

可是,在南宫弦的三言两语之下,所有人居然立刻倒戈相向。

这,就是皇权吗?

不行,她绝对不能让南宫弦误会自己。